你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详细内容
我和老马的流水十年
来源:《朔风》杂志 作者:刘海平2020-10-23 11:28:08
浏览字号:
0

  认识老马快二十年了。马者山阴李庄人氏,自幼喜异读,智商中上,情商一般,交友不广,性格内外兼修。

  初识马者,2001年秋。老马有幸被我招入“麾下”。当年我年少轻狂,喜“残暴”,处事霸道,老马看不惯,再加上当时风气喜外,老马自认为有被冷落的嫌疑,遂生去意。一年平淡度过,期间亦有几次小的波澜,都无伤大雅。

  2002年秋,老马顶着班内前三的光环,又有幸被当时的先进中学招去,当时我着实生了一肚闲气,关系也退到路人甲和路人乙的地步。

  2003年秋,突如其来的一场校园体制变革使我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与轻狂,随之而来也将我从“懵懂少年”拉到了“而立人生”。见识了人事和物事的大起大落,我消停了不少,懂的了更多,我也开始了学习“文化人”的喜旧厌新了。在此期间老马和老帖也去我的新单位看过我一次,而对于老马当年的不辞而别我也释然了,毕竟我理解其中缘由。在交流期间我能感受老马又一次的不如意,只是没有了折腾的资本,我想初中有六年的话,老马还会选择“跳槽”的。跳槽马,跳槽马也不就如此嘛。

  2002年我没有留住老马,但我发现这个倔强的老马对我产生了一丝“情愫”,虽然是那么一点但我感受到了,也捕捉到了。人不在心在,这是老天和我开了个善意的玩笑。一直到2004年,老马又选择了到应县读高中,也验证了我的预言——此人喜异读。2005年到2006年我和老马在短信中互诉,此间老马加深了对我的“思念”。而我也在其背后默默鼓励支持她。直到2007年,老马第一次高考失败,我坚决不同意老马在本校复读,但此时的跳槽马消停了不少,最终无奈的选择了在本校复读。期间,也不甘心落于人后,是十几年念书最为努力的一年。2008年又一次顶着应县四中文科状元的光环参加高考,也许是性格注定命运,第二次冲击武大失败。南下梦碎,只好北上。虽然败的不惨,但赢的不荣,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老马也意识到了曾经的异读导致的知识体系的支零破碎,无奈只好勉强接受。我懂她的无奈。2008年我到外地讲学,邀约老马相伴,一路上嬉笑怒骂,这也是我和老马相处最为融洽的一天。老马那天是开心的,我也是。

  2008年到2011年春是我和老马交往最深时间段,期间她与我都迷惘过,也冷战过,冷战时老马比我更加大度,总是首先向我伸出橄榄枝,我性格缺陷暴露无疑,我做得真不好,我检讨。而这个时期也是我人生最为黯淡的日子,曾经……现在……我不甘落寞,也不怕吃苦,努力工作,在外做了两份兼职。期待着辛苦换来出人头地的那一天,期盼美好的生活尽快到来。我没日没夜的工作得到了老马的认可。但对我在这个阶段拼命赚钱,满身的铜臭气息却嗤之以鼻。

  2011年春,老马也在我强烈的要求下送给我一盒天津特产,至今盒子还在,还在发挥着余热。这年夏天,我到车站接回老马帮我做事,她也便成了我“地摊王子”的小助手,但事与愿违有点搞笑,也因为经验不足没做出太大的动静来。但却给了我们独处的机会,只因午间有事她匆匆而别,留下少许遗憾。

  2012年夏天她大学毕业。与众多学子一样也参加了多次事关命运的考试,但可能还是因为她的满不在乎和失误又一次与幸运擦肩而过,我为她惋惜了好久。

  老马事真多,多的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我也为了生计每天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日复一日。无快乐可言,无悲痛可诉。很想让自己停下了,每每想到那些林立在城市中央的的高楼大厦没有我丝毫的立锥之地,后背不禁冒出些许冷汗,我就不得不埋头苦干,希望自己能打出一片天地来。这点老马倒是悦然,她无所谓钱多钱少,自在最好。这也是我与老马最大的分歧。

  此后,老马与我政见不合,也再无联系。留下多少唏嘘。

  近日听闻老马结婚,祝福老马,真心地祝福老马前程似锦。同样也祝福自己,勉励自己,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勇敢地向前冲。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康晓玲

返回首页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