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朔州历史 > 详细内容
神秘数字,向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极为丰富的侧面
应县木塔的数字探秘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力一峰2020-09-05 10:09:03
浏览字号:
0

自从人类进入人文时代以来,各种文明应运而生,数字学便是其一。数字文献(Digital document)从古至今,演变出人们生产、生活、科研、宗教等诸多领域的内涵及意义,并发展成为多门综合性学科,包括古籍数字化、数学艺术、数字人体、数字能量学、天文数学、数控管理学、数与易经、东方神秘数字学等。人类使用数字的历史非常久远,最基础的数字学科有算术、音乐、几何以及天文。数字存在于世间万物,正所谓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山西应县木塔即佛宫寺释迦塔,也称应县释迦塔,是最古老的一座纯木结构楼阁式高层建筑,建筑奇巧,规模宏丽,其中包含了无数的数字妙趣。

应县木塔是佛宫寺主要建筑之一,佛宫寺从南至北,中轴突出,最南为四柱三楼悬山式木牌楼,向里为山门,后东西两侧建钟、鼓二楼,构造相同,上下两层,单檐歇山卷棚顶,下出围廊与东西配殿相连,中部即为释迦塔。

应县木塔建在寺院中心,是辽、金时期把塔建在寺院大殿之前、并占据主要位置的典型实例。整个建筑由塔基、塔身、塔刹三部分组成。塔基分为上下两层,高大稳固皆石砌。下层方形,上层依塔身为八角形。塔平面呈八角形,高九层,为楼阁式。塔中有五个暗层,从外部看是五层六檐。塔刹由基座、仰莲、相轮、圆光、仰月、宝盖、宝珠组成,它冠表全塔,是最崇高的部位,至为重要。

应县木塔总高67.31米,明层5层,暗层4层,平面8角形;木塔一层高13.10米,一层大佛高11.12米;阶基高3.76米,木塔底层直径30.27米(以辐阶柱脚丈量);外槽墙厚2.86米,木塔一层直径23.69米(从一层柱脚丈量);塔刹总高11.77米,木塔五层直径19.34米(从五层柱脚丈量);五层较一层木柱直径回收4.35米,一层内槽直径10.25米;木塔每层内外槽柱32(8+24)根,木塔木柱共计312根。木塔最粗的柱子64厘米(二层),木塔最细的柱子48公分(五层);阶基角兽共17块,木塔风铃共96个;木塔最斗拱形制共54种,木塔各层塑像共24尊(不含大力士);木塔壁画总计260平方米,木塔楼梯共5盘142阶;木塔构建约10万余件,佛宫寺占地面积2.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300平方米(不含木塔),木塔共用木料1万立方米左右;木塔木料总重量7430.377吨,木塔构件种类数8种;木塔牌匾53面,木塔楹联6副;一层塑像一释迦塔像,二层塑像一佛四菩萨,三层塑四方佛,四层置一佛二菩萨二弟子,五层塑一佛及四方佛四菩萨,供奉佛牙舍利两颗。

释迦塔明五层暗四层,以及明五层各内槽塑像庄严特色与佛家文化经中之王的《华严经》义海数字学巧妙暗合,用塔这种三维立体式把四分五周玄义和盘托出,将华严一真(一塔)、四法界(四个暗层)、五周因果(五个明层)、八角以及上下(十玄门)、六相(六檐)、十法界(明五暗四及地宫)二十四诸天(廿四尊像)、九十六外道受佛法化(九十六风铃),华严一百四十二个大数字阿僧只品(木塔楼梯五盘142阶)、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觉(五盘楼梯表法身大士)等数据,巧妙地糅合在一塔之中,以塔庙形式书写了一部佛教文化顶峰的《华严经塔》,暗合天地大数据,令人叹为观止。

“神秘数字,是指某些数字除了本身的计算意义外,还兼有某种非数字的性质,它在哲学、宗教、神话、巫术、诗歌、习俗等方面作为结构术反复出现,具有神秘或神圣的蕴含。”我们的祖先早已对天地之数的奥秘了然于胸,一般而言,从一到十的基数也早已具备了神秘性。

古人认识世界的重要方式就是观察天地,通过观察最明显的天体日月星辰,形成了原始的方位坐标,确立了最初的空间观念。

数字“一”,产生于人类还没有抽象思维的远古时代,数与物只能浑融交织在一起,“一”并非指代一个事物个体,而是对人或物的整体划分或记忆,是人同自然混为一体的意识的产物。应县木塔像是个大写“壹”字,这种混同为一的现象即是源于最早的宇宙观。一真法界,混一而未分化的混融一体观,伏羲所谓的“一画开天地”。

数字“二”,是人类通过观察日出、日落的大自然现象确立了最初的二方位空间观念而得来的感知,太极生两仪,日月相推,阴阳对立,二元观的哲学展开一而二,二而一的普遍矛盾对立论,带给“二”神秘的含义。塔基与塔身,塔身与塔尖,佛教文化的福慧二严、真俗二谛、人法二空、苦乐二道,升沉交报,业果俨然。

数字“三”,其最早的观念或许是日、月、星三光之义,而许慎《说文解字》说:“三,天、地、人三才之道”。而释迦塔塔基、塔身、塔尖三位一体,佛具法、报、化三身,三类化身,三车引诱,三界含灵,三观澄明,阐扬向三千界内;化众生三毒迷心,做三途苦趣之度桥,净众生三业,习种种三昧,归三宝堂奥。

数字“四”,很可能是原始人空间知觉的四方方位感的产物,是在最初的东西两个方向基础上加上南北两个方向所形成的四方空间意识而得来。此外,还有原始人类从日月星辰的运行曲线和天象观察中形成的“天圆地方”的神话宇宙观,更加促进了“两仪相生”的“四”。应县木塔第三层佛坛安置四方佛像,恰好表四智圆明之妙体,作佛四无碍辩之法音;运四无量慈悲喜舍之心,于四恶趣中,离四生胎卵湿化而入莲邦,离我人众生寿者四相于四生界内,四悉坛入于四威仪中,净四大(地、水、火、风)之色身;起四相之颠倒。

数字“五”,四方加上“中方”,第五个方位由此产生,五方如来;木塔明五层,内塑五方像,开五乘之教诲,五根、五力度生;众生谜无蕴之去来,随五浊之流转五欲萦缠,五尘交蔽,五逆未除,五法未悟,度五浊之凡夫,阶五十五位之圣路。

数字“六”,在四个方位上添加了代表上与下的天、地两方,就有了六方立体空间观念,即是从平面空间到立体空间认识的升进。木塔六檐,正好诠释了释迦示六年之苦行,道果圆成;破六欲之天魔,神光大千;因地六度具满,六通遍及大千,授记则六合乾坤而震动,说法则六时花雨已缤纷。六花飞六合之内,六位六天之中。众生随逐六根放逸,良由六识攀缘;贪六尘之幻化,造六趣之轮回。今则举身拜塔,一心朝佛,命六合之大德,修六度之忏文,凭六时之恳切,解六道之愆尤。

数字“七”,是世界性的神秘数字。在中国,对七的感知一般源于日、月、金、木、水、火、土七星,及北斗星的认识,可以辨别方向、确定季节。木塔六檐再加上塔尖;古人云七级浮屠,木塔一层有过七佛壁画,秘藏中有七珍文物,表富有七珍法财,具足七菩提分;而众生纵七情之妄想,起七慢之高山,造七漏之烦恼,七遮逆罪而难逃,宜学七聚净戒,坐七宝之华台。

数字“八”,当起源于大地八方,八卦成焉,木塔五层,八大菩萨绕毗卢佛;释迦现八相之成道,如来示八种之化仪、八部龙神威恭敬,八万大士助宣扬,八大菩萨皆恒卫护;八时得八吉祥,八解具八功德。众生背八正道而向八邪,随八风而所转;嗟八垢之易染,恐八难以难出。为八识之所缘,循八贪而迷八解。

数字“九”,天地之至数,始于一,终于九;因其为九个自然数的极数而十分神圣;木塔最高层共九尊圣像,表道越于九天释梵,号曰大雄;功超于九有含灵,名称调御。拔苦于九幽界内,摄生于九品莲台。九次第定,一念能超;九界色身,随缘示现。而众生常迷九界之因果,不信九泉之苦报,轻蔑九部之尊经,萦缠九结之烦恼。

数字“十”,被视为是太阳运行之道,即太阳(一)升起,带来了黑暗与光明交替的二分宇宙(二)和天、地、人三才并立的三分世界(三),加之其由东而南而西而北的运行规则(四),这一过程的数式恰为1+2+3+4=10,因此“十”也可以被视为太阳之数。应县释迦塔明暗九层加地宫恰为“十”数,表十号如来坐宝莲华成正觉,十身调御于一微尘内转大法轮,光明遍照于十方,方便全超于十地。具足十波罗蜜,故称十大愿王。而众生昧十善之正因,造十恶之业障,十缠自绕,似钩锁之连环;十习自熏,类飞蛾之赴火。

易经云:天数五,地数五,天地之数五十有五。当然还有许多数字奥秘,有待探讨。

神秘数字,向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极为丰富的侧面,无论从历史的、哲学的角度思索,还是从文化心理结构、思维方式角度来解析,对数字奥秘的探究都会帮助现代人了解古代人民朴素的辩证思维,有助于后人洞悉沉淀于自我意识深处的文化底蕴,可以更理性、更客观地判断事物的正反结局与好坏结果,挖掘更深层次的文明,指导更高的人类行为,创建更高级的人文世界。

朔州新闻网版权声明

点击热榜

热门图片